科幻灾难片的脑洞

wwwhthcom 

近日,科幻灾难大片导演罗兰·艾默里奇执导的《月球陨落》上映,片中“人造月球”“月球撞地球”的科幻灾难想象,为观众提供了一定的观影新鲜感。但像很多类型电影一样,历经过顶峰期的好莱坞科幻灾难大片难以再现往日的辉煌,而具备独特艺术特色的中国式科幻灾难大片蓄势而发,值得期待。

好莱坞导演罗兰·艾默里奇被称为科幻灾难电影大师,曾经震撼人心的《独立日》《哥斯拉》《后天》《2012》等科幻灾难大片,都出自他之手。在罗兰·艾默里奇的电影中,灾难从来都是毁天灭地的地球浩劫,紧张刺激的情节、充满想象力的惊心动魄的大场面是其作品的标配,为观众带来的是一场场逼真又震撼的视觉盛宴。

因有这些前作打基础,罗兰·艾默里奇的最新科幻灾难大片《月球陨落》的引进,引发不少关注。目前,《月球陨落》上映8天斩获8000余万元票房,与同期上映的《新蝙蝠侠》《神秘海域》相比,票房并不弱,科幻灾难大片还是有一定号召力的。但从口碑上来看,《月球陨落》已很难再上演《独立日》《2012》《后天》等大片票房与口碑双丰收的盛况。

《月球陨落》的核心创新是“人造月球”撞击地球进而毁灭地球。这个脑洞也不是凭空捏造的,而是依据“月球是否为人造天体”“月球空心说”“月球是巨型建筑结构”等之前存在的宇宙谜题展开的想象。片中,月球在某天开始改变运转轨道,爱好天文的环卫工约翰测算出,月球会在很短时间内撞向地球,而月球脱轨引发的引力变化让地球海水肆虐、山体崩塌、城市倾覆、人类缺氧,随着月球距离地球越来越近,地球毁灭就在眼前。危机时刻,美国国防部提出使用核弹让月球返回正常轨道,但约翰发现月球内部其实是空心的,月球是被外星人操控的,相信约翰说法的两名宇航员决定带着约翰一起到月球内部去销毁控制月球的元凶,来拯救地球……《独立日》之后,再让外星人来控制月球摧毁地球,故事就会很老套,《月球陨落》最终将“月球撞击地球”的灾难落脚到AI智能,月球是由人类史前文明中更高级的智能制造的,用来保护地球,人工智能是月球的卫士,同时人工智能又会失控摧毁地球。脑洞还算天马行空,没有太离谱,也不是很陈旧,有一定的新鲜度,灾难大场面的特效也有一定的视觉冲击力,但这个故事就是换了个科幻脑洞的《独立日》,比1996年上映的《独立日》逊色很多。

《月球陨落》人物设定、叙事构架、家庭情感戏推进、个人英雄凭一己之力拯救地球的收尾等,让整个故事变成了对巅峰科幻灾难片的“炒冷饭”。《月球陨落》是低配版的《独立日》。《月球陨落》中勇敢的宇航员、技术过硬的天文爱好者等主角设定,官方营救方案与个人英雄主义营救方案的拉扯、对峙,主角家庭戏中与亲人从情感割裂到化解矛盾的过程,个人英雄冲破难题飞入月球内部,外星人飞船母体摧毁破坏者的故事演进,套用的其实还是《独立日》的叙事模式。《月球陨落》人物少,且人物比较刻板化,灾难大场景不够丰富多元,拯救地球操作也局限在几个主角身上,看不到《独立日》中末世来临全球共同迎战的那种恢宏场面,远远达不到科幻灾难史诗片《独立日》的立意和深度。

《月球陨落》中,观众没怎么看到罗兰·艾默里奇对科幻灾难片的游刃有余、不断创新,给人一个套路用到底,“几板斧子”耍到底的感觉。罗兰·艾默里奇也犯了一些大导演不断“复制、粘贴”自己的通病。

灾难电影在影视作品中是一个重要的类型,这类电影历史悠久,有强大的观众市场和票房号召力。除去《泰坦尼克号》《海神号》《流感》《传染病》《中国机长》等带有真实事件痕迹的灾难片,大多灾难片选择与科幻元素融合。目前大制作科幻灾难影片开的脑洞已经罗列不完,包括陨石坠落、行星撞地球、灾害气候、外星人进攻、太阳熄灭、怪兽发疯、人类异化、地核危机、地球崩裂、地球沙化、农作物消亡、熔岩浩劫、动物智能化、AI灭地球等灾难,呈现更加具有灾难奇观化、超经验的震撼大场面。

“非人类”或怪兽搭档大反派的科幻灾难片,已经多得遍地都是。堪称威尔·史密斯“独角戏”的电影《我是传奇》中的夜魔人群,就是感染特殊病毒的变异人,《釜山行》中的丧尸也是感染病毒的变异僵尸,《汉江怪物》中的无名怪物、《史前大章鱼》中的巨型章鱼、《惊世巨鳄》中的巨型鳄鱼等,都是呈现的人类对“怪兽”“怪物”的恐怖想象。这些夸张、变形的超自然“非人类”群体不断地被科幻灾难电影创造出来,营造震撼人心的灾难场景。

《后天》《太阳浩劫》《星际穿越》《2012》《全球风暴》《世界末日》《流浪地球》《末日危途》等,则是科幻灾难电影最为流行的地球毁灭、世界末日主题电影。这些影片中,对荒废的地球、满目疮痍的城市、被轰炸的全球标志性建筑、惊恐的人群、坍塌的地表等“末日景象”的描绘都非常壮观、宏大,呈现了具有视听震撼特质的灾难美学与视觉美学。

2009年在国内上映的灾难大片《2012》,收获4亿多元票房,成为当年国内电影票房冠军。该片几乎集中了电影史上所有的自然灾难,海啸、洪水、地震、飓风、火山喷发等此起彼伏,漫天海水漫过喜马拉雅山脉、加利福尼亚沉入大海、黄石公园火山爆发等特效大场面给观众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在当时“2012年是世界末日”的流行传闻中,大量末日主题电影应运而生,大量聚焦病毒瘟疫、异族崛起、外星人来袭、暴风洪水的影片出现,造就了一波“末日主题”科幻灾难片的高潮。此后的科幻灾难片很难再在脑洞上出新,出现了整合各类灾难元素的影片,比如《全球风暴》将各类灾难一网打尽,片中人造卫星网络出错并开始攻击地球,浩劫席卷全世界。人造卫星反噬人类也是科幻灾难电影的创作新趋势,近年来该类影片的脑洞就转向AI反噬人类、网络浩劫、宇宙太空危机等,同样是“末世主题”,但摧毁地球和拯救地球的手段更加高科技化,比如《星际穿越》《全球风暴》《流浪地球》《月球陨落》等。

西方科幻灾难大片的看点,一是突破想象力的灾难奇观,一是情感叙事。大多数西方科幻灾难片的情感叙事模式是“救己与救人”的结合,即个人英雄拯救地球的动机和源动力往往与家庭和个人情感有关。《独立日》《我是传奇》《月球陨落》《2012》《星际穿越》等影片中都设定了“强大的父亲”为了家庭而“出征”拯救地球的戏份,彰显的是灾难面前亲情、家庭的重要以及人性的光辉。《月球陨落》有“强大的父亲”和“强大的母亲”人物设定,但父子隔阂、夫妻信任问题等情感障碍设定,其实也不再新鲜,英雄“救自己”“救大家”的情感戏模式其实已很套路化了。

科幻灾难电影营造极具冲击力的震撼视觉画面是这类影片最吸睛的元素,也可以说,这类影片满足的是大众对灾难想象力的消费需求,如果科幻灾难影片再难以从灾难奇观和情感叙事上给观众带来视觉冲击和心灵冲击,这类影片就面临创新难题。罗兰·艾默里奇最新采访表示,《月球陨落》将会是他的最后一部灾难片。不知道这是不是西方科幻灾难大片的终结,但罗兰·艾默里奇式灾难大片时代已经过去了。这类题材影片超现实想象力如何继续发挥下去,值得期待。

随着国产电影工业水平的不断提升,国产科幻灾难电影这几年不断出现,《上海堡垒》《流浪地球》是其中的代表。《流浪地球》被认为完成了国产科幻片的“创世”之举,在业内被称为“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国产科幻灾难电影呈现了不一样的艺术特色。

《流浪地球》故事背景设定在2075年,讲述了太阳即将毁灭,太阳系已经不适合人类生存,而面对绝境,人类将开启“流浪地球”计划,试图带着地球一起逃离太阳系,寻找人类新家园的故事。《流浪地球》在国产电影中的重要地位,是因为它是实打实的“硬科幻”,片中对社会生存、自然环境、宇宙未来、人类发展等问题的思考视野宏大,具有大格局。《流浪地球》其实也呈现了与西方科幻灾难大片不同的观影体验,传递的不是英雄的成长、个人英雄主义与亲情故事的融合,而是着重于更悲壮的舍生取义的集体英雄塑造和故土大情怀的呈现,是中国文化的体现。在视觉呈现上,《流浪地球》的重工业美学风格以及中国人文元素呈现,也与西式追求震撼视觉的“末日景象”有很大观感上的不同。《流浪地球2》会有更多科幻的立意,视效上增加多样性,电影将实现全面升级,国产科幻灾难大片更令人期待。

除了《流浪地球》系列一枝独秀,国产科幻灾难电影多集中在聚焦电脑程序反噬破坏、怪兽来袭、病毒大战等软科幻主题作品上,而且大多是网络大电影,难以成气候。目前,《流浪地球》之外,国产科幻灾难电影还有《三体》《球状闪电》等作品值得期待。也有更多的导演在布局科幻电影,国产作品蓄势走向世界,更值得期待。

罗兰·艾默里奇认为灾难电影的作用是让大家警醒,让大家居安思危。科幻灾难片也是很好传递美学价值和人文审美的一类影片,随着科技的进步,相信这类影片还将出现大众喜闻乐见的大爆款。

Recommended Posts

Leave A Comment